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美国政府围堵企业逃税漏洞全球并购或大衰退模拟示波器

时间:2020-03-10 11:38:37 来源:医疗五金网 浏览量:1

美国政府围堵企业逃税漏洞 全球并购或大衰退2016-4-11 虽然从2014年4月二者开始彼此流露出爱慕之意开始,两大医药巨头辉瑞制药有限公司(简称辉瑞制药)与艾尔健就一直对外宣称他们之所以选择在一起是为了未来更好的发展而并不是出于避税考量,但是4月6日,距离美国财政部出台新政策限制美国企业通过所在地迁移海外来逃避税收仅仅过去两天,辉瑞制药与艾尔健便宣布了分手决定。

在辉瑞制药与艾尔健两年的交往过程中,美国财政部三次出手“棒打鸳鸯”,之所以如此“冷酷”,全因为在美国财政部眼中,辉瑞制药与艾尔健的“联姻”目的不纯,只是为了避税。

这种借由并购更改“国籍”,以达到降低税负的手段,在美国被称之为税收倒置。“这种方法虽然合法,但并不合理,这是在钻不爱国的税收漏洞。”此前,在一次针对企业税负倒置行为的演讲中,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

为了能将更多的税收留在国内,奥巴马政府正在拼尽其全力,以期望可以在其执政生涯的最后阶段彻底封堵这一漏洞。

三面围剿

4月4日,美国财政部公布了其打击税负倒置的最新措施。在财政部声明中,根据新的规定,在倒置交易之前3年内通过外国企业与美国企业之间的并购交易而累积的持股,并不能计入满足税负倒置门槛所需要的股份比例中。

恰恰是这一新规,让辉瑞制药与艾尔健合并之后的税负受益降至为零,彻底“断送”了二者合并的光明前景。按照此前预估,在这桩价值高达1600亿美元的并购案完成后,辉瑞制药的公司税率将有可能从目前的25%降低至17%-18%,这意味着每年会节约大约10亿美元的成本。

而3年期限,不仅让辉瑞制药与艾尔健此前两年的合并努力付之东流,还有可能意味着在2013年-2016年美国企业并购高峰时那些已经完成税负倒置的公司造成新的问题。

这是美国财政部第三次出台新规,封堵税负倒置所带来的偷税漏洞。而在2014年9月和2015年11月的两次新规中,美国财政部已经针对税负倒置企业通常惯用的“放松控制”策略和“税收待遇”门槛分别作出了严格限制。

所谓“放松控制”策略,通常是指税负倒置企业允许其在海外的子公司从美国的母公司处购买足够多的股份,表面看是为了扩大子公司的持股比例,但实际上这样一来税负倒置企业就能够得到海外分支的收入,而又不用在美国本土为这些收入纳税。为了封堵这一漏洞,美国财政部规定税收企业虽然可以依旧进行股份买卖,但是税收优惠将被取消,与此同时,税负倒置企业即使只是从海外实体向另一家新并购的海外母公司转移现金或财产,也需要在美国缴税。

而为了加大税负倒置交易成本,美国财政部还提高了企业享受税负倒置优惠的门槛。只有当美国公司的前所有人在后成立的公司所持有的股份少于80%,或相关外国实体的估值超过20%时,才符合税负倒置的要求。

为了将税收更多地留在美国国内,美国财政部正在从并购成本、股权转化、交易期限等三个方面对企业的税负倒置行为进行围剿。而这仅仅只是开始,财政部还暗示接下来他们还将会对跨国并购企业采取剥离收益的做法,对实行倒置交易完成后美国子公司所欠外****公司债务出台新的规定。对于那些不在美国进行新投资的并购交易,财政部将限制其美国子公司承担关联债务。

由爱生憾

有可能会被美国财政部拆散的不仅仅是辉瑞制药和艾尔健这对“有情人”,其他包括江森自控与爱尔兰Tyco International Plc之间165亿美元的并购计划、Waste Connections Inc与加拿大Progressive Waste Solutions Ltd之间26.7亿美元的交易、IHS与伦敦Markit之间130亿美元等尚在进行中的税负倒置交易。

据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数据显示,截至4月6日,辉瑞制药与艾尔健宣布分手,2016年撤回的并购交易额已经达到了4150亿美元,仅2016年一个季度的撤回交易就已经超过了2007年创下的全年3030亿的撤销并购历史纪录。“以当前速度来看,毫无疑问2016年撤销的并购交易额将再次创下新的纪录,而全球并购或许进入大衰退。”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高级主管理查德·彼得森说。

虽然美国财政部提高税负倒置交易门槛的初衷是为了让更多的税收能够留在美国国内,以便能够解决时时令美国政府陷入尴尬的境地——财政悬崖问题,但是从企业的角度来讲,通过合法避税让企业利益最大化才是他们的本分,因此想彻底解决美国企业家远走他乡,不惜更换国籍以达成避税目的这一问题,奥巴马政府更应该解决的恰恰是造成这一问题的内因——美国现有税制中的顽疾。

美国的企业税系统几乎是所有发达国家中失调最严重的。目前美国的企业税税率高达35%,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中最高的。此外,美国也是OECD成员中唯一实施“全球征税”的经济体。美国企业所有汇回本国的海外获利,都必须在美国课税。而其他发达国家多数运行的是“属地征税制”——即只对企业在本国领土获利课税。美国政府这种做法的结果就是除非企业愿意为此支付巨额的税收,否则该企业的海外获利就只能永远滞留海外。目前,美国跨国公司有大约2万亿美元的收入趴在他们海外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上,若将这些利润汇回美国,以现行税率计算,企业需要缴纳约7000亿美元税金。若能剩下这笔赋税,企业有可能会把资金投入到增加资本支出、新建厂房和雇用新员工等方面。

与其在三方面对美国企业税负倒置进行围剿,还不如合力一处对美国的税法进行修改。然而这无论是对已经处于“跛脚鸭”执政阶段的奥巴马政府而言,还是对近些年一直深陷两党博弈的美国国会而言都不是一件轻易就能达成的事情。税改已经成为了美国两党政治博弈的“人质”。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来,已经有近52家美国企业将他们的纳税申报地由美国迁移至海外。

“美国正在建造一堵围墙。”艾尔健CEO 布伦特·桑德斯在宣布与辉瑞制药分手后表示,“我是一个爱国者,但我并不想只生活在一个肥皂盒中。我认为财政部的政策是非常错误和非常徒劳的。”

关注有惊喜

重庆学有道科技有限公司

中视新科动漫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分行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